岂需岁年常相伴

只求情长淡相见。

【一发完】那些年友尽的N种假设(二)

良宵露重夜微寒:

少爷杭州专场cue他弟弟,简直激起了我深埋的桃林魂,最大的感觉就是之前写的太真实了,前文链接,所以再来一发续貂。


oo特别c,一看一乐呵。


有热情的朋友问,还有三么,看吧,毕竟桃林发糖也随缘不是嘛。


开头鸣谢和我一起脑洞大开的责编兼我亲爱的@岂需岁年常相伴


————————————————


      【讹人可不行】


       郭奇林时至今日也觉得,很多事情,知道不如不知道。他本来也不是一个乐意趴门缝的人,但这不是巧了么这不是。


       郭爸:崽儿啊……


       陶阳:郭爸,可不可以别这么叫我,不老好听的。


       郭爸:陶阳啊……


       陶阳:郭爸,您还是按之前的叫吧。


       郭爸:陶阳啊,现在北戏跟中戏都说要你了,你能跟我说我很高兴,去不去的,我不能给你拿主意,得你自己看。


       陶阳:郭爸,我不走,我舍不得您和郭妈,还有大林哥哥。


       此时此刻,郭奇林希望自己真实魂穿《学聋哑》,听不见,听不见,我什么都听不见。


       你一个唱戏的跟着我们说相声的干什么,舍不得我,我看是舍不得欺负人的感觉吧,这在业内是不是叫碰瓷儿。


       讹人是不是,是不是讹人。


      


      【悔不该】


      “郭德纲从艺二十周年”后台。


      娱乐节目的记者刚刚录完两个小朋友的经典合唱《挡谅》。


      郭奇林:刚才我都用眼神暗示你了,你怎么不接呢。


      陶阳:咱俩调门不一样,唱不到一块儿。


      八年后。


      少帅出征首发北京,陶云圣助演,微博上CP粉大呼过年。


      陶阳微博:“少帅,咱们拆几句挡凉可好?”


      郭奇林回:“还没唱就凉了。”


      专场当天,少班主和干儿御殿下返场拆唱《挡谅》,江东桥前恩中义好,留下了美名在万古标。


      同年封箱返场,陶云圣邀郭奇林再唱《挡谅》,郭奇林满脸拒绝仍配合演出。


      新书熟戏,唱腻了的《挡谅》。


 


      【被《梨园春》支配的恐惧】


       小小少年很多烦恼,这说的是小郭少爷。来的时候说的好好儿的,电视台找小擂主录节目,自己作为小助演给小擂主捧一个,挺好点儿事儿,怎么就跟说好的不一样儿呢。这一路上,小擂主可是一点儿没客气。


      陶阳:“等一下到了宾馆,我要睡靠门的床,靠窗户头疼。”


      陶阳:“我是要带你上电视的,不知道比你的广播站高级多少。”


      陶阳:“你也不胖啊,怎么走那么慢,你看看,就为了等你,电梯都走了。”


      陶阳:“你台上这句话别说了,影响我唱。”


      陶阳:“你能不能大点儿声音,跟蚊子似的。”


      陶阳:“可算回家了,跟你这几天累死我了。”


      郭奇林(OS):上一个这么特么欺负我的人好像还是张云雷。


      六年后。


      郭爸:大林,《梨园春》要找陶阳录节目,你再去给他捧一个吧。


      郭奇林:爸,您看我们这《我要幸福》刚下,我也得歇歇不是,我这形象也不老好的,要不……让孙老师去?


       时光一去永不回,往事,一点都不想回味。


      


       【我要当科学家】


      “大林哥哥,你长大想当科学家啊。”陶阳低头瞅着郭奇林的作文本。


       郭奇林一把合上桌上的本子,用手推着跟前儿的小肉丸子:“去去去,谁让你看我作业的。”


       陶阳的小嘴瘪了瘪,没有说话,默默退出了房间。


       看着干弟弟的背影,郭奇林心里竟有些许愧疚:“我是不是过分了。”玫瑰园的小伙伴那么多,郭奇林很快也就忘记了这件事情。


       然后,郭奇林发现打脸了,当他再一次翻开作文本,在那篇《我的理想》最末,新添了一行歪歪扭扭的字体:“就你还当科学家,你当不了科学家,你物理都没及格。”


      “真不让人同情。”郭奇林暗自想。


      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陶云圣我劝你善良】


      玫瑰园,家里学术氛围很浓厚,书声朗朗。


      张云雷:陶阳,《九艺》你说过吧,快给我讲讲那句老生怎么唱来的。


      陶阳:我也是上次是跟高老师说的,但是大鼓那个调我还不太掌握,您也帮我听听。


      郭奇林手上抄《三百千》动作没停,纸上浮现的是: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陶云圣,真像人。跟我这,就不行。


      哎呦嘿,小崽子还有两副面孔。


 


       【天津城西杨柳青】


       画扇面作为少班主众多童年噩梦之一,排位一直居高不下。


       2016年《优酷全明星》上,少爷更是将这段珍贵的视频一炮打响。


       终于,2018年杭州专场,少爷看着笑意盈盈对着点唱《画扇面》的观众们道:“休想!今儿啊,陶阳没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还不兴咱报报仇么?”


       2069年大封箱,彼时,当年的少班主已然变成了老班主,让徒弟搀着颤巍巍的上了台:“谢谢吧,谢谢大家。来了,都来了啊。”


       老班主缓了缓气,“承蒙各位捧吧,我们也都老了,前些天雪大,张云雷腿上又犯了,给我们吓够呛。”


       顺手拿起手边的扇子:“本来想给大家唱个《画扇面》的,可今儿,陶阳没来啊,上医院了……大家放心,快死了,快死了啊。”


       台下的观众一脸错愕齐齐的看向台上的老班主,这双些微浑浊的眼睛里闪过的是……狡黠?


      彼时,在医院陪护老伴的陶老艺术家猝不及防的打了个喷嚏:“夜里凉啊。”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我最喜欢郭奇林】


       结束17-18跨年演出的郭奇林热车的空挡刷着微博,万没想到,刚点开一个视频好死不死就是南京德云社发来的“贺电”:“我最喜欢郭奇林。”


       这边微信振动,王九龙的声音传来:“哥,我跟九龄儿都尽力了,没拦住啊,陶阳那孙子,真敢说啊,底下玲珑塔的人都炸了。”


       车热的差不多了,郭奇林收了手机:“陶阳,你行,跟我这儿碰瓷儿来的,这么多年,讹起人来真是一家老小都不放过。”碎嘴林滔滔不绝,车前一个身影缓缓倒下,郭奇林听到地下的专业性人才慢条斯理的声音:“没三千,我不起来啊。”


       用行车记录仪轻松搞定“伤重不起”的路人甲,郭奇林转头看向搭档:“要说碰瓷艺术,这位照陶老师还差点儿。”


       壮壮随即表示,新作品《学碰瓷》正在酝酿中。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贺新郎】


       郭奇林上天桥后台等王九龙回家,偶遇于筱怀。


       筱怀:林叔,陶叔24号结婚,你正好墨尔本商演,怎么办啊


       郭奇林:24?不是7号么,我特意把时间错开的……


       遂致电陶阳。


       陶阳:哦,我改了,那天是七夕,结婚人太多了。


       郭奇林(OS):不生气,我叫不生气。


       24号当天,大洋彼岸的郭奇林站在台上:“今天是我们德云社演员陶云圣的婚礼,你们看看,阿陶结婚,我都没去,戏比天大啊。


       墨尔本与北京相差2个小时,新郎新娘春风一度,新郎鬼使神差拿过手机,轻车熟路搜索少东家的名字,刚好看到这段视频:戏比天大?大你大爷,我还没死呢。


       洞房花烛夜,他乡无故知


       


       【小戏骨说的就是你吧】  


       小郭班主此生做过最叛逆的事情大抵就是晚婚这件小事了,虽然晚了,但儿媳妇进门老郭老师终于欣慰。


       德云社上下普天同庆张灯结彩。


       但是,繁华的背后总有那么一丢丢不那么和谐的声音。


       热心的吃瓜群众发现,某位干儿御殿下近日频繁在微博上悲春伤秋,对影自怜。


       今天是藏头诗,明天就是水墨画麒麟,后天就唱《没那么简单》,虽结婚生子也丝毫不耽误扛起桃林这杆大旗。


       粉丝们纷纷表示:这是多情烟雨中,聚散和分离,他把幸福抛在原地。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大后天可能就会直呼“郭奇林你负了我”的时候,小郭班主终于忍无可忍的出手了。


       于是,郭麒麟微博:同喜,同喜。[图片]


       图片上,是前些天陶阳一家三口上玫瑰园的照片,确切说是一家四口,看陶阳媳妇的身子,起码有四个月了。


       陶阳,你可是角儿啊,这么多年,怎么连做戏都不会了。


       


       【千呼万唤始出来】


       2056,麒麟剧社四十周年庆典,下午徒弟上后台跟陶阳说去家里接了大林大爷,可是大爷推说身体不适,如何都接不来。


       陶阳问他大爷哪里不适,小徒弟期期艾艾也说不出个心得体会。     陶阳无奈亲自上门,甫一推门,看见郭奇林穿戴整齐坐在沙发上,笑得人畜无害:“阿陶,是要去剧社吧,咱们走吧。”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陶子拜寿】


       2076年,郭老班主八十大寿,一如既往的宾客盈门,热闹非凡。    陶老艺术家的大公子自然也在其中:“郭爸,过年好啊,我爸出不了门,就不来了,他让我带句话,挺惦记您的。”郭老班主以手揉了揉太阳穴方抬了头:“孩子,你爸是谁啊。”


       陶家大公子:“郭爸,您怎么了,我爸!陶阳啊,您又忘了?”郭老班长仍是摇着头:“陶什么,什么陶,不记得了,不记得了......要不,你让他来?”


       翌日,号称出不了门的陶老艺术家出现在玫瑰园,手上拿着的是新提的扇面:“老哥哥,我来看看您。”


       沙发上的郭老班主喜形于色:“阿陶,你来啦~”


       我今因病魂颠倒,唯梦闲人不梦君




【完】


 


 



你将相思赋予谁8

听说发糖了,那,我就更一发吧,我知道感情发展的太慢了😂我……尽力了。
从去年和 @良宵露重夜微寒 造了一个圣人在怀的cp名到发乐乎的第一篇文再到现在,这个cp是不是也算红火了……
8
于筱怀逃似的从陶阳家出来,傍晚的冷风一吹才想起来今天来的目的。没多久陶阳的短信就来了,说他要捧哏,活儿于筱怀自个儿挑。
陶阳站在窗边看于筱怀走远了才慢慢回忆起那天他和郭奇林在花园里说了什么。
“听说你最近没上园子去,怎么了,消极怠工啊。”
“你都哪儿一天天这么多听说……”陶阳瞥了他一眼,又朝远处看去,“太累了。”
“我关心关心自家产业不行吗。”郭奇林冲屋里扫了一眼,“那孩子对你挺上心的,你别老冷着个脸。”
“我觉得我可能是老了……”
郭奇林有点跟不上陶阳的思路,想了一会恍然大悟这是接的那句累了。
“你少来,还比我小一岁呢。”
“我就是觉得,精力有点跟不上了。”陶阳声音很低沉,郭奇林突然背后一阵凉意。
“你和我说,遇到什么事了,上次住院医生说什么了?严重吗?”神情严肃到就差问出是不是癌症了。
“我……没病。”陶阳想到这突然觉得于筱怀在某种程度上和郭奇林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有分分钟脑补一万字狗血言情小说的本事。
“那你这装什么可怜呢,风华正茂大好时光天天萎靡不振的像话吗。”
“林哥,上个月有一回,我在台上忘词了……”
“这算什么啊,您老忘词现编不是家常便饭……不是我是说你临危不乱应变能力强……”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他感受得到陶阳的难过,“最近剧社是不是太忙了,你反正悠着点吧,别把自己累垮了,小园子不想去就不去吧。我就开玩笑说说,也没指着你挣钱不是……”
“我听说……”郭奇林看见陶阳炯炯有神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改了口,“三哥和我说你让他给筱怀物色个搭档……”
陶阳收回目光,盯着眼前的一盆花,“嗯。”
“你是不是,不想说相声了?”
陶阳没回答。
郭奇林叹了口气,“说老实话,爸当初也没想着让你一直说相声,反正都依着你,主要还是好好唱戏就成。这么多年你一直没放下相声,不管是爸还是我,都挺惊讶的。”惊讶,也欣慰。“你要是不想说了,没人拦你,不管怎样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只要是你做出的选择,我们都支持。但是,于筱怀,你可能得和他好好说说……”
陶阳抬头看了眼远处的夕阳,“也没有不想说了,就是觉得最近状态不好,想歇一歇。但是,确实想给他换个搭档。”
郭奇林松了口气,“我觉得不可能,他刚才和我说那话,摆明了就是认定你了,就算你不说相声了他也得跟你私奔……嗯,这个比喻可能不太恰当……”
陶阳并没有关注郭奇林的调侃,只是说,“我不想耽误他。”
“你都耽误了人快二十年了,现在说这个,晚了点吧。而且,我没记错的话,当时是你挑的人家吧……”
“我……也没想到能这么久……。”是啊,没想到,十九年的搭档,原来羡慕别人的事情终于落到自己身上这是陶阳怎么也不敢想的,真是不可思议。“要是早点分开,说不定现在也成角儿了……”
“这种事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这么多年也不是没人问过这事,不都是无功而返吗。”
陶阳皱起眉头,满脸烦恼。
“我也不是劝你,一切都交给你自己决定吧。不过你也别老端着,挺好一孩子被你整的坐立难安的。虽然我也不想看自己弟弟就这么被拱了,但是人十几年如一日的确实挺感天动地的,你得珍惜……”
陶阳站起身来直接进屋了,郭奇林嘴里就没个正经话。

直到为期一周的陶老师捧哏结束,俩人台下都没再说过什么话,反正陶老师一贯的风格是从不对词即兴发挥最终的目标不仅是把观众逗笑还要把小师侄逗笑。于筱怀一贯的作风是见招拆招水来土掩唯一目标不是把观众逗笑而是保证自己不笑。
陶阳是第三个,演完就走了,于筱怀和师哥说句话的功夫人就不见了。筱怀表示很失落,又要有连续一天半四十个小时2400分钟144000秒见不到小师叔了。很多时候他都觉得自己在陶阳面前完全就是个怀春少年,没有一点三十多岁老男人的觉悟。
正委屈的往外走,抬眼看见陶阳正在停车场外的小商店门口跟老板聊天,笑意盈盈的。于筱怀一边在心里默默感谢老板的大恩大德,一边想赶快上去表示送陶老师回家。
步子还没迈开就停住了,他怎么忘了呢,几天前才经历了大型犯傻被戳穿现场,情急之下慌乱表白,太尴尬了,还是不要独处了吧。这边还没考虑清楚呢,那边陶阳一回头就看见于筱怀一脸复杂的远远望着自己耳边又回响起郭奇林的话,“好好一孩子……。”
于筱怀见被发现了只能走过去,“我送您?”
陶阳没有拒绝。

大的山河表里,看我发现了什么哈哈哈哈

说的没错……不能拍……

你将相思赋予谁7

7
陶阳有点无语。他不傻。一点都不傻。十几年来身边一个大活人杵着,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他也大概清楚于筱怀最近的反常是为了什么,或者说一直以来于筱怀对郭奇林这个少班主微妙的抵触情绪是源自什么。一直不说是不知道要怎么说,也觉得没必要说。有些事情不说也许就淡了,就可以当做没有过——他一直一来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多年来的经历让他养成了逃避的习惯。
但是最近好像不大对,于筱怀的思绪大概是跑偏了,而且如果不制止可能就离谱了。
于是吃完一顿安静的饭之后陶阳没有让于筱怀走,也没有急着收拾碗筷。挪了下椅子坐的近了些准备开口。
其实陶阳真的很无奈,真的真的。他对于这些事一贯是鸵鸟的态度,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眼下不说点什么好像真的不行。一是不想看于筱怀这么傻乎乎的误会些什么,二来,总让大少爷背这么一口大黑锅他心里过意不去。
“筱怀,你对于大林,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陶阳反复斟酌不知道怎么措辞最为妥当。
沉默。于筱怀不想辩解,因为没有意义。
“我不记得我或者大林有和你表达过什么,所以你不要对他有什么看法。”陶阳已经放弃措辞了。
这话说的云里雾里但是于筱怀明白,所以他有点委屈。他知道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张床睡觉,一个屋檐下生活,一块练功一块学习,相亲相爱好兄弟,但这也不是他能左右的,他也想和他的小师叔一起这一起那,这不是没机会吗。他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既然有这么多一起一起,有这么深的感情却成现在这样。更不明白既然已经这样了,郭奇林孩子都会打酱油了,陶阳为什么还是要一个人。他为什么还能维持着和郭奇林不近不远恰到好处的关系,为什么还能一脸平淡的和他插科打诨。是什么,让他做到如此地步。这个他眼里光芒万丈的人永远孤身一人,守着空荡荡的屋子和黑暗。而那个人却可以安然的娶妻生子功成名就。他觉得不值,替他心上的这个人,也替自己。
“你这么看重他吗,不论什么时候都站在他那边。”满脸的落寞。“我是有点生气,你为他做了这么多到头来什么也没得到,他怎么还能那么坦然的说那些话,我都看不下去,我这么喜欢你……”
话说一半抬头看陶阳,陶阳脸上没有被表白的震惊,只是了然和一丝担忧。
信息量太大陶阳一时不知道该从哪儿说起,随便挑了一个开口,“我为他做什么了……”
“你一直不结婚难道不是……”
陶阳是真心笑出了声,“你都自个儿瞎脑补了些什么呀,我的天。你真的是想多了,想太多了。”长叹一口气,“我和大林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从来没有过,你怎么会以为……你以为写小说呢。”
于筱怀看陶阳一脸真诚,不像是敷衍的样子,顿时有些尴尬,“那个时候……我看你们,我以为……”那个时候陶阳台上台下张口闭口大林哥,语气神态完全不一样,郭奇林见了陶阳也是一脸笑意百般维护,桩桩件件都让不到二十的于筱怀起疑,怀疑了十几年。
陶阳站起身走到窗边,背对着于筱怀,声音很低很轻,“那时候大家小,我朋友不多,也就大林待我特别好,总一块玩闹,开起玩笑也是没溜,再加上粉丝起哄……喜欢不喜欢的我自己都没弄清楚呢。”陶阳犹豫了一下,继续说,“现在想来,可能是有过点别的心思吧,但那也是我自己的事,即使他也有,我们谁都没有想要把它变成现实过,这也从来不是我们俩之间的心结。后来联系淡了是因为大家都忙,有各自的事情,也没什么共同话题,这对于朋友之间很正常。”
于筱怀没想到陶阳会和他说这些,本来可以不说,陶阳说没有喜欢那他就会信,不信也会信,但陶阳还是解释了,把自己曾经隐晦懵懂的过往拿出来给他看。这比一句简单的否认更有说服力。
想了又想,于筱怀还是问了句,“所以,你还是喜欢他咯。”
陶阳对这孩子的执拗有点无语,转过来认真的看着他,“都过去了,不重要了。我不结婚也不是为了谁,不是郭奇林也不是某个前任。这么说吧,并不是什么喜欢之类的情绪,从来没想过要怎么样,只是心里总要放点什么,不然空落落的,别人问起来怎么还单身,还能说一句,心里有人,求之不得,骗骗别人也安慰安慰自己。至于那个人是谁,是真是假,到底有没有存在过,都无所谓。”说完淡淡的笑了一下。
于筱怀大概懂了,又好像没懂,陶阳这种太过无依无靠以至于只要心里放个人就可以的孤独让他不知所措。
“这几年,喜欢您的姑娘也不少,您一个也不喜欢?”
“不喜欢。”陶阳又笑了一下,“我这个人呐,太挑剔,太麻烦,性格奇怪难相处,有一点不钟意我都受不了,即便有点喜欢相处久了也会发现不合适,还是别祸害人家了。我这性格大概很难找到可心的人了。”
于筱怀想说,我能不能做那个可心的人,但是他的勇气已经用完了,现在只剩羞愧,羞愧于自己的愚蠢和固执。人家兄友弟恭和和睦睦自己跟这自导自演单方面唱了一出三角恋大戏还是个配角。
“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我先走了,您休息吧。”

突然发现有几篇文被屏蔽了,居然还有几个太平歌词都被屏蔽了,我真是……谁这么恨我……咱不能好好聊吗

你将相思赋予谁6

再来一发,一切ooc为了剧情服务,莫骂我
6
被师叔听到顶撞他干哥哥可真不是什么好事,于筱怀懊恼地想咬掉自己舌。但他不是后悔自己说了什么,而是后悔说话之怎么前没看看周围。他对于自己终于说出来一直想说的一句话这件事还是很满意的,也不在乎郭奇林给什么回应,反正说了就爽了。
郭奇林扭头看到陶阳,“聊完了?爸现在真的是,和我一天说不了一句话,一见你就没完了。”
陶阳瞪了他一眼,“说得好像以前不是一样。”
“得,您是亲生的我是充话费送的。”
陶阳接过郭奇林递过来的苹果,“下去看看,饭好了吧,我都闻着味儿了。”
“你那是饿了,最近没好好吃饭吧,一病又瘦了,太欺负人了。”
于是于筱怀跟他俩一起下楼。
“汾瑒让我帮他找套书,我放你房间了,你记得给他。”
“你直接给他不就得了。”
“他不在,房门锁着。”
“这孩子还开始锁门了,有什么秘密啊,不会谈恋爱了吧。”
“你管人家呢,你初中没毕业就谈仨。”
“……,什么书还让你给他买啊。”
“说了你也不知道,你个初中肄业的……”
“嘿,咱能不能别张口闭口初中初中,显你上过学啊。”
“比你强。”
于筱怀围观了一会郭四岁和陶三岁的大型斗嘴现场之后觉得太无趣,转身还是去地下室看人打台球了,他刚不去只不过是想等陶阳出来,现在,等完了。
郭奇林探头看了一眼厨房,“没好呢,走外头待会儿,屋里忒闷。”
“心静自然凉。”
“你可闭嘴吧,再说我打你……”
“你来呀,我怕你吗?”
俩人在花园里站了很久,一直到吃饭。
晚饭结束各回各家,陶阳吃的有点撑,现在一脸满足的站在门口。
郭奇林问:“我送你?”大多数师兄弟都有车,要么也有人顺路捎回去,但是陶阳不开车。
“陶老师我送你回去吧。”于筱怀说。
“你开车来的?”
“……打车。咱俩打车回呗,小樊那车估计也坐满了。”其实并没有。
陶阳换好鞋,抬头望他,“咱俩顺路吗?”郭奇林对陶阳的情商有点无语。
于筱怀沉默。
陶阳没再说什么,冲里面喊了句“郭爸郭妈,我走了啊!”又向郭奇林扬了扬手表示再见。
郭奇林见状也不再跟上去,顺口对于筱怀说,“路上小心啊,他吃完饭容易困,照顾着点。”
“我知道,您别操心了。”说完三个人都愣了,意思是没错,就是语气有点生硬。
陶阳突然有点想笑,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于筱怀不知道瞎想了些什么,今天尽跟这犯傻,门口还站着好些人呢。
还是郭奇林打破了僵局,嗯了一下,送他们出门。
陶阳一上车就睡了,他是有这个毛病,一吃饭就困。以至于于筱怀好像还想说什么也没说出口。

剧社下周一到四没有演出,于筱怀查过之后出于负责任的态度发了个短信问问下周演什么活儿。他现在已经学聪明了,这就和卖鸡蛋灌饼的会问顾客加几个蛋而不是加不加蛋一样,如果他问陶阳下周演不演,那八成是要凉凉,问演什么说不定还增加成功率。短信措辞非常严谨有条理,先礼貌性问候身体状况,再对明早十一点返京情况做出说明,最后点明主题下周将在湖广会馆演出不知陶老师想来什么活儿。还特地考虑了一下什么时间发才不打扰陶老师工作吃饭睡觉。于筱怀觉得给写工作总结都没怎么累。
但结果是陶阳没回。于筱怀从周天等到周一,从哈尔滨等回北京,都没有收到陶阳的回复,所以他决定上门堵人……不对,上门拜访。
为了表现拜访的诚意,车开到路口的时候特地停下买了两个绿油油的大西瓜。其实每次于筱怀上陶阳家去都不会空着手,大概是因为说相声,骨子里都是传统礼仪。
陶阳开门看到人的时候才想起来那个被自己搁在一边的短信,也不是故意的,就是不知道回什么就放着了,没过一会就忘了。
于筱怀进门换了拖鞋,轻车熟路的直奔厨房,拿出一个西瓜在凉水里冲了冲,又把菜刀洗了洗,“那老板跟我说这瓜特好,倍儿甜,还有一个您放冰箱里,晚上或者明天吃,冰镇的解暑。”
陶阳就直愣愣的杵在那看他把西瓜一切二,还想再切的时候拦住了,“一人一半吃吧,别费劲了。”
在于筱怀满脸殷切的表情中,陶阳一本正经的品尝了一口这个“倍儿甜”的西瓜,慢吞吞地给出了评价,还成,不沙。
于筱怀有点泄气,“我是不太会挑水果……”
陶阳有点不落忍,这孩子对他真的是太好了,好到他觉得自己就和忘恩负义的陈世美一样。“下回我教你……”
俩人相对无言吃了会儿西瓜之后于筱怀问,“你吃饭没,我做吧。”
“一块吧,你上回做那个排骨挺好吃的。”病着的时候于筱怀一直给他做饭,陶阳不好意思总是使唤人家。
做饭的过程很顺利,虽说两个大男人,但都是一个人惯了的。陶阳厨艺不错,但鉴于想吃于筱怀的糖醋排骨,他就只是在一旁帮忙。虽然话少,但气氛一直都挺好,直到于筱怀看见储物柜里有一个大塑料袋,里面是一个个小包装。“您还喝奶粉呐。”
“那是大林拿来的,驴奶粉,说有营养。好像还挺贵。”
“还,还有驴奶粉呢。”于筱怀表示自己见识少。
之后就没话了,任凭空气冷了下去,只有油锅刺啦刺啦的声音。

四十集预告什么鬼,官方的求生欲呢,不要命了吗。

他想要你哥。就这么简单。
话说,沈教授终于叫了云澜呢。

你将相思赋予谁5

太久没更了,作为阳怀tag的第一篇文,我真的是不好意思。太忙了,也没什么兴致,今晚睡不着就即兴来一波吧。大纲在宿舍,如果和之前不一样的地方各位担待,善良的小可爱也可以告诉我,完了再改。
预警:有隐藏桃林,站少爷和其他人的请注意,勿骂,一切为了剧情服务。
以及我知道我的小可爱睡了我还是要 @良宵露重夜微寒

5
陶阳休息了不到十天,就回剧社唱戏了,正好三队轮到南京,陶阳就不去了。前前后后加起来,二人又大半个月没有合作了。
再见面是在玫瑰园,少班主叫大家上家吃饭。一般不是逢年过节的大聚会不会很多人都去,在京的,没演出的,经常在师父跟前晃悠的才会去。于筱怀是被王九龙拉去的。
陶阳到的时候他们正在二楼小会客室瞎聊天,一群人闹哄哄的有说有笑。陶阳迈着慢吞吞的步子走上楼梯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他,不知道被说了一句什么,冲着王九龙就是一句“滚一边儿去,少来”,十分没大没小,一点也不是尊老爱幼的于筱怀。于筱怀也注意到他了,笑还挂在脸上,站起身来,“陶老师”。
还没回个笑脸,那边就有人开口了,“小崽儿来啦,师父书房呢,说让你找他一趟。”
陶阳点了点头,走了。
那边不知道又说了什么,爆发出一阵阵笑声。有人提议去地下室打台球,于筱怀不擅长这个,加上天热,就继续在沙发上瘫着。郭奇林过来的时候他正剥开一个橙子往嘴里塞。
“人呢,就你一个?”
“林叔,您坐。他们地下室打台球去了,我玩不来那个,就甭下去凑热闹了。”
“嗯……”郭奇林抓了一把瓜子在手里,“陶阳呢,刚不说他来了吗。”
“啊?师爷找他呢。”
“哦。”
虽然年龄差不多,但于筱怀鲜少有时间和除了三队以外的师叔坐在一块聊天的机会,更别说少班主了。
郭奇林磕完手里的瓜子之后,问:“陶阳,最近挺忙的吧。”
于筱怀收了放松的状态,“还好吧,就剧社的事。”心想,你怎么不直接问他去。
“陶阳不总去园子,让你老单着,辛苦你了。”
于筱怀懵逼了,这是哪一出兄弟情深的戏码。
“您这话说的,不是应该的吗。”
郭奇林在果篮里挑了挑,拿了个香蕉,还没忘了问于筱怀吃不吃。“小时候我爸管我严,别人吃了我才能吃。那时候阿陶在家住,桌上放个西瓜我就催他你赶快吃啊,其实我心里想的是他吃了我就能吃了,他还以为我对他多好呢……”郭奇林都没有察觉,不经意间就换了称呼。
于筱怀配合的扯了扯嘴角,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话间郭奇林又拿了个苹果,“诶对了,你大爷上次说要给你介绍对象,怎么样,见了吗。”这话怎么听着不那么尊重。
于筱怀也是佩服大少爷这扯话题的本事,一脚天上一脚底下哪儿跟哪儿啊都是。
“见了,不太合适,就算了。”
“你说说你,也不小了,该考虑个人问题了。”
“这事吧,急不得。”
郭奇林笑了一下,“你啊,都是让陶阳给带坏了。我妈给介绍的姑娘都能从家门口排飞机场了,就是犟……”
“为什么?”
于筱怀这一句把郭奇林问懵了,“啊?”
“没有,您这么说,我还以为您知道陶老师为什么不结婚呢。”
“啊……不知道,这我上哪儿知道去……”
于筱怀突然不想聊下去了,郭奇林这样让他觉得没什么好聊的了。
“那个,林叔我下去看看他们。”正要起身被郭奇林拦住了。
“你师父其实说了好几次,想给你换个搭档……”话题又回到最初了,绕了这么一大圈顾左右而言他终于到正题了。
于筱怀应付这种问题已经很有心得了。
“我师父让您来问我的?”
“不是,我自己想问的,我想知道你是什么意见。”郭奇林把手里瓜子皮和苹果核一块丢进垃圾桶之后坐直了身子。
“都二十年了,我还能有什么意见吗……”
“那你就是还有……”
“没有。”于筱怀说的斩钉截铁大义凛然甚至提高了音量。说完以后看着好像是被自己吓一跳的郭奇林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不服气,“那您是担心我想换搭档还是……希望我想换搭档。”他想知道郭奇林问这话是出于对陶阳的关心还是出于别的什么情绪。
“我当然希望他好了,你看他之前那几年搭档跟流水一样,你能和他这么多年,我和我爸都挺欣慰的。”郭奇林这话说的一点破绽都没有,表情也十分诚恳,真的像一个体贴的兄长。“但是陶阳对相声肯定没有京剧上心,难免会顾及不到你,他要是一年半载的排戏唱戏,对你也不好。”
于筱怀清了清嗓子,“我记得您问过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了,他要是有一天真不说相声了,不乐意说相声了,那我去剧社给他打个下手也成。”
那是多少年前了,没想到他还记得,郭奇林都快要想不起来了。把手里转了半天的橘子放回桌上,“你呀,真是……”笑了一声,“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郭奇林现在的表情和语气十几年前不一样,没有不悦,没有揶揄,没有那种自以为伪装的好但是还是让人察觉的小心思,有的只是一点点诧异和无奈。
看着他这样,于筱怀不知怎么就管不住嘴了,“那您是撞了南墙才回头的还是没撞就回了。”
说完他就后悔了,因为他看见正朝着这边走过来却因为他的话而站住了的陶阳。

-------------
还是要再再再说一下(我是有多怕被骂……),我没有想写少爷和陶老师之间有太多的感情纠葛,没有想写少爷渣,现在还都是筱怀同学的主观感受,后面会说清楚的。